灯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灯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让农民务工不再东南飞《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29:43 阅读: 来源:灯箱厂家

让农民务工不再“东南飞”

2月24日,东四劳动力市场,东京城镇大荒地村村民徐福德正仔细地查看招工信息。可不是工资过低,就是用工单位要求具有一定的技能,一个多小时后,一无所获的老徐无奈地离开了,这已经是他年后第三次“现身”劳动力市场。

而在百里之外,东宁县三家服装鞋帽加工企业,从春节前就开始“忙活”招工的事,可目前企业的用工缺口仍然很大。

统计显示,“十一五”期间,我市共累计转移农村劳动力36.5万人,其中进入牡丹江市区及县城的农民工,只占总量的三分之一,并且大部分从事餐饮等服务行业。

从今年2月开始,“招工难”由东南沿海向我国内陆省市漫延,甚至逐步升级成“硝烟弥漫”的用工“争夺战”。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我市企业的招工情况如何?如何让我市的农民务工不再“东南飞”?对此记者进行了调查走访。

全国“招工难”的牡丹江版本

在一浪高过一浪的全国“招工难”下,牡丹江能否独善其身?

“原来我们计划今年扩充产能,招工1000人左右,但现在连200人都没招到,大部分生产线不能正常开工,大量的订单积压。”提起招工,东宁县一家服装厂的经理干方强发出这样的感慨。

干经理介绍,目前他们公司普通员工的工资已涨到1300元以上,即便如此,今年工厂仍招不满工,这大大限制了企业的生产能力。在他看来,东宁跨国连锁加工产业的发展前景已得到广泛认可,但从目前的发展情况看,打破劳动力短缺的瓶颈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记者从东宁县就业部门了解到,今年,该县除了顺风服装厂、华缘鞋厂和金隆昌服装有限公司三家服装鞋帽加工企业出现“招工难”外,县里的老黑山煤矿、华宇酒店、吉信木业等企业也同样面临“招工难”的局面。为破解这一难题,东宁县各用工企业纷纷组织各种大规模的招工宣传活动。通过发出招工信、进行免费技能培训等方法,力图把本地打工者留在家乡就业,但收效甚微--目前,全县仍存在近5000人的用工“缺口”。

无独有偶,春节过后,在与东宁县相距200多公里的海林市,以木业加工企业为代表的部分用工单位也普遍出现了“招工难”。

据市农村劳动力转移办公室工作人员介绍,近一段时间,我市不少用工企业纷纷向他们求援,希望借助他们发放宣传和招工信息,以破解“招工难”的问题。这些企业中,既有国有大型企业,也有中小型民营企业,招工岗位以操作工、搬运工等岗位为主。例如,红星集团招聘饲养工、挤奶工、夜班值勤工;桦林佳通轮胎有限公司招聘轮胎操作工、包装工、装卸工。经工作人员粗略统计,目前全市招工岗位至少在1万个以上。

市就业局劳务市场管理办公室主任宋军则告诉记者,春节过后,我市大部分企业都有招用新员工的计划,在劳动力市场发布的用工信息达2000多条,每天进入市场找工作的农民工一般维持在五六百人,可真正能达成就业意向的却少之又少。

“从目前东四劳动力市场的供求关系上看,我市部分企业出现了阶段性的‘招工难’。”对于我市的用工现状,宋军是这样认为的。

“刘易斯拐点”到了吗?

其实,早在2002年我国就受到了第一轮“招工难”的侵袭。近几年,随着“招工难”迟迟没有得到有效破解,在部分专家眼中,“招工难”已发展成为“用工荒”,与之相呼应的则是经济学中的一个著名命题“刘易斯拐点”。

20多年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经济学家阿瑟·刘易斯在创建人口流动模型中提出:在工业化过程中,随着农村富余劳动力向非农产业的逐步转移,农村富余劳动力逐渐减少,以至最终枯竭。

对于我市来说,在新一轮跨越争先的进程中,同样频繁出现的“招工难”是否意味着我市人口“红利”时代的结束,是否预示着“刘易斯拐点”的到来?

对此,牡丹江大学经济管理系教授隋维林认为,“十一五”期间,牡丹江经济得到飞速发展。目前,全省十强县中我市抢占四席,全市农民人均收入9363元更是领跑全省。特别是近几年,我市黑木耳栽培、蔬菜种植等特色农业发展快、收益高,农民在外出打工与在家务农的选择上更注重比较收益,再加上受传统思维和习惯的限制,不少农民开始放弃外出务工,转而选择在家搞特色农业或季节性打工。下一页

本文共 2 页,第[1][2]页

众想计算机有限公司

广州市天河龙洞七星气模厂

广州市卓品装饰有限责任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