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灯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前赛诺菲高管谈行贿门相比国内企业要规矩的多

发布时间:2021-01-21 17:44:08 阅读: 来源:灯箱厂家

前赛诺菲高管谈行贿门:相比国内企业要规矩的多

(图片来源:中国广播网)  据经济之声《天下财经》一位名叫培根的爆料者,让世界医药巨头法国赛诺菲公司坐立难安。据爆料者透露,在2007年11月前后,赛诺菲公司的数位医药代表,向中国北京、上海、杭州及广州的79家医院,503位医生,以“研究经费”为名义,支付约169万元的费用。  赛诺菲行贿门事发之后,民众网友一顿口诛笔伐,再加上之前葛兰素史克等外资药企闹出的行贿案,在公众印象里外资药企缺乏规范,早就应该清理整顿了。而且,持这种观点的人不在少数。  但令人奇怪的是,无论是这篇报道的作者21经济报道记者李微敖,还是接受记者采访的一位前赛诺菲高管,他们并不认为外资药企普遍缺乏规范。相反,相比国内一些不守规矩的企业,赛诺菲的行为会规矩得多。为什么赛诺菲会成为众矢之的呢?  首先是作者李微敖。他告诉记者,在采访过程中,他曾从同行以及医药界的朋友们打听过赛诺菲在业界的口碑。意外的是,赛诺菲的行业自律性、合规性在业界竟然有口皆碑。这让他有点疑惑,难道是大环境使然?  李微敖:我和外资药企打交道也打了不少年了,我知道赛诺菲公司是一家不错的公司,其它的外资药企的朋友们告诉我,这家公司的合规做的比较严格,在业界的口碑不错。这样一家好的企业为什么也要这样做,我个人觉得虽然大家都不干预它,但它们相对比国内的药企要相对干净一点。我读到的一些材料也告诉我,这种向医生行贿或者是不当输送利益的事情真不是中国特色,在全世存在,在美国、德国都存在。在国外,美国证监会或者是美国司法部经过调查,进行过巨额的罚款,更深层次上涉及到的是医学伦理和商业伦理的问题了。  作为赛诺菲的前高管,苏菲(化名)对于赛诺菲如此下场,并不感到吃惊。她说,常在河边走,岂能不湿鞋?但是她也强调,这些年赛诺菲对于自身的监管日渐严格。2011年的时候,赛诺菲就曾自查自纠过一次,当时10个中层共50多个员工曾因贿赂等问题集体被解除合同,震惊业界。但所谓“春风吹又生”,谁又能幸免呢?  对于赛诺菲,尽管苏菲早已离职,但心中却充满感情。她向记者透露,外资药企这些年其实过得并不容易。一方面它要开拓中国市场,要与中国本土的药企贴身肉搏;另一反面,它又要严格的遵守中国法律,让人两难。苏菲还说,“你们老觉得药品贵,总觉得药品的成本便宜,但实际上,一家药企要开发一项药品,需要十年左右的周期,耗资数十亿。这些成本自然要加在药品里。”外国药品价格昂贵,是有理由的。  在与记者的采访中,苏菲一直保持着克制与冷静,她试图说服记者,让记者明白外资药企的不容易。她还回忆了自己二十多年前开始干医药代表这个职业时社会的良好风气。并坦言,虽然自己离开了医药代表行业,但仍然心系于此。现在外界对于外资药企有很多说法,她觉得这些都是在妖魔化这个行业。如今暴风雨来临,她倒希望能够借此洗尽污垢,让医药代表行业重现光明。 (原标题:前赛诺菲高管回应“行贿门”:医药代表早该整顿了)

深喉自曝赛诺菲中国行贿 涉及79家医院509名医生  据经济之声《天下公司》报道,自葛兰素史克之后,又一家医药巨头今天被牵扯进“行贿丑闻”。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李微敖报道,有一位名叫“培根”的爆料人,爆料世界医药巨头法国赛诺菲公司在2007年11月前后,向中国北京、上海、杭州及广州的79家医院,503位医生,以“研究经费”为名义,支付约169万元的费用。  这些举报材料还显示,在这79家医院之外,赛诺菲还向北京地区的另外5家医院,共43位医生,每月通过现金报销、礼品赠送等方式,输送利益两万多元。具体来看:北京一共涉及28家医院,262位医生,总计80万7280元,折合人均3081元。涉及的医院包括301医院、协和医院、积水潭医院、友谊医院、安贞医院等。上海:24家医院,158位医生,总计62万5760元。折合人均3960元。杭州,11家医院,38位医生, 总计12万0960元。折合人均3183元。广州,16家医院,31位医生,总计13万6880元。 折合人均4415元。  回扣最多的是1万1200元,最少的是80元。21经济报道记者李微敖核对了材料中所提及的500多位医生的姓名,除个别书写错误外,基本上都确有其人,而且大多集中在每家医院的“心内科”。时至今日,这些医生绝大多数仍然在岗。  经济之声记者今天也联系了几家名单中的医院,各家医院的态度不一。比如说,上海曙光医院以不知道为由拒绝采访,而广东省中医院则表示已经注意到网上举报,并准备采取调查。  上海曙光医院:这个事情知道不知道,我们所有的对外宣传是由我们宣传科来负责的。  广东省中医院:我们对这个新闻高度关注,但是目前我们还需要去调查有关的事实。因为它这个报道没有更多的信息能够提供给我们,我们需要做进一步的调查,然后还要根据国家那些要求和规定,如果能调查出这个事实的话,要对这个事情的性质做一个认定,如果它会涉及违法和违规的话,我们医院一向的态度就是坚守这些法律法规的,所以我们会按照有规定和制度对当事人进行追究。  另外,经济之声记者一直在联系涉事企业赛诺菲公司。但截止到发稿前,赛诺菲并未接受记者采访,公司官方也没有任何表态。  总部位于法国的赛诺菲公司,是全球最大的医药公司之一。2013年7月出炉的《财富》杂志世界500强排名中,赛诺菲位于第219位,在医疗行业中,仅次于强生、辉瑞、诺华、罗氏和默沙东默克,排名第6位。赛诺菲在30年前即在中国开设办事处,目前在中国拥有超过6500位员工。一位曾在赛诺菲工作过的员工苏菲(化名),向记者简要描述了赛诺菲公司近些年的发展状况。  苏菲:我在的时候只有3000多员工,公司这两年可能收购了很多公司,大概是从08年新的CEO上岗了之后,09年开始实施多元化扩张的政策,所以大量收购,一年能收购100多家企业。  据了解,此次赛诺菲被曝光,源于它向503位医生兜售“安博维”、“安博诺”两种抗高血压的药品,并以研究经费为由,返还给医生。最常见的“安博维”和“安博诺”,均为7片/盒,每片150mg。患者需要每天服用至少一片。根据国家发改委在2007年1月的定价,这种规格的“安博维”每盒37.4元,“安博诺”每盒44.2元。  据果壳网医学硕士宫珏透露,无论是“安博维”、“安博诺”,降压效果都不错,但价格偏贵。而市面上的同类产品很多,一般情况下并不是医生在开药时的首选。  宫珏:肯定是有效的,但不是说必需要选择它,因为高血压其实药物可选择的余地还是比较大的。  这篇报道的作者——21世纪经济报道作者李微敖,今天也接受了经济之声记者的采访。他告诉记者,由于需要调查取证,他曾与赛诺菲公司取得过联系,但十多天过去了,赛诺菲公司一直没有反应,并回避了他的各种采访需求。  李微敖:举报材料本身,赛诺菲公司还没有进行确认,我只是凭一些其他方面的印证以及跟他们员工的讨论,觉得这个事情的真实可靠度还是比较高,外行人士绝对是做不出来的,我不知道赛诺菲公司现在是否可以确认材料的真伪。  李微敖还透露,爆料者“培根”一直是用邮件与他沟通,“培根”的身份始终是个谜。赛诺菲的数位前员工认为,“培根”可能是,或至少曾是赛诺菲中国公司的高层职员。对于这种猜测,李微敖跟记者强调,不要过多的关注爆料人身份,重点是关注事件的真实性。  李微敖:至于这个报料人真实的身份和动机是怎么样的,大家都很有兴趣,但是我觉得不是重点,重点还是这个事件,它的爆料的内容是否真实,这种行贿,这种研究者费在论题上我们怎么去鉴定,第三就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利益输送。以药养医也好,还是医药的流通体制也好,这些可能是另外一个更宏观的问题了。  李微敖说,他还在等待赛诺菲公司的进一步回应。不过他也强调,我们不光要关注行贿者,更应该关注受贿者。这些拿了钱的医生,应该得到应有的处罚。  李微敖:一个很奇怪的事情是,在中国大部分的案例是去追究受贿者的刑事责任,而对行贿者可能会进行罚款或者惩戒等方式,或者是判刑,也顶多是判个缓刑,免于实刑。但在医疗行贿领域很奇怪,舆论更多的是去谴责行贿者,不是受贿者的责任。实际在刑法里面,受贿者的责任更大,报料人培根也说这仅仅是冰山一角,就是一个时间段的问题。立案标准是超过5000块钱,有很多医生超过5000块钱,当然还有一部分医生没有,甚至远远不到的,我看到最少的一个医生仅仅是80块钱,最多的一个有11200块钱,如果是性质非常恶劣的受贿者我觉得还是应该给予适当的惩戒。(中国广播网) (原标题:前赛诺菲高管回应“行贿门”:医药代表早该整顿了)

哪家医院可以做无痛引产

江苏南京疤痕治的比较好医院

供卵生下孩子后的感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