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灯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北京地下文物保护进入立法程序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3:09:01 阅读: 来源:灯箱厂家

保护古都文化,是建设世界城市的要件之一。这一常识并不难以理解。

但知难行易。市政协最近的一份专题调研报告显示,随着这个城市的高速发展,虽“看不见、摸不着”但价值连城的地下文物,几乎处于无保护状态,遭破坏情况严重。

两会前夕,这份旨在为地下文物保护“把脉”的调研报告呈递至北京市政府。最新的消息是,目前该报告已得到市委市政府相关领导批示,地下文保正式进入立法轨道。

现状

98%城建项目未作考古勘察

由市政协文史委牵头,历时将近一年完成的地下文物调研报告近日出炉。

调研结果令人心惊——上世纪80年代,城建由二环以内向三、四环扩展,城区内地下文物受到破坏;本世纪随着城市规划的展开,房地产开发、大型建设项目以及轨道交通项目的上马使得地下文物破坏问题更加突出。

一个事例是,2005年,西城一项工程在进行暖气沟改造时,发现一些瓷片,这片被当成“碎玻璃”坑的区域,后经专家认定,成为震惊全国的考古发现。出土的120多万片瓷片,从元末到明中期,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窑口最多的瓷片考古发现。

该调研报告称,2007和2008两年,北京市从事土方施工的新开工建设项目共有4191项,但只有97个项目进行了考古勘探调查,仅占总数的2.3%。

数字触目,却仅是已知,大量未作文物勘探保护的建设项目中,究竟破坏了多少重要文物,已经无法估算。

号脉

现有法规不具操作性

调研报告对北京地下文物保护状况“号了脉”——导致严峻形势的根本原因在于法律法规不健全。

“有关法律法规中,一些关键地方表述模糊。”市文物局法规处处长高小龙对此感触颇深。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以下简称《文物保护法》)规定,进行大型基本建设工程,建设单位应当事先报请文物部门在有可能埋藏文物的地方进行考古调查、勘探。但是,对于什么是“大型”,却没有明确的量化规定,造成执行困难。

高小龙介绍,去年,市文物局提出了第四批地下文物埋藏区名单,涉及15个区县共21项。但是根据现有规定,埋藏区以外及一万平米以下建设项目的地下文保,仍处于无法可依的空白状态。

此外,相关法规中,虽然要求建设单位依法报请文物勘探、在施工中发现文物停工报告,但对不履行规定的行为却缺乏监督、执法以及处罚的约束性规定。

有业内人士也表示,尽管现有法律及规定存在尚需完善之处,但如果能得到严格执行,势态也不会如此严峻。

那么,缘何现有的法律、规定得不到执行呢?现实中的难题,其实还有利益。

记者采访发现,实施地下文物保护,进行地下文物调查勘探无一不需要资金。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地下文物调查勘探工作由文物部门承担,其在工作中所投入的费用目前并不是财政拨款保证,只能转而向被勘探发掘单位收取。

而且,一个建设项目很难在施工前预知地下有无文物,因此建设单位往往在工程预算中不会列入考古勘探发掘费用。一旦施工中发现文物需要保护,建设单位主动报告则意味着自己将掏钱勘探,同时为耽误的工期埋单。这样一来,施工中的地下文物保护只能依靠建设单位的“社会责任感”来维系。

立法

建设施工应先考古

在文史委员会调研报告基础上,市政协常委会提出了《政协北京市第十一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加强北京地下文物保护的建议案》。

赶在两会之前,这份建议案被递交市委市政府。

除了建议本市制订出台地下文物保护的专门法规,这份建议案也提出,为了及时有效地解决问题,市政府应尽快以政府令的形式颁布有关规定,把考古调查勘探列为建设项目审批的必要前提条件。

对此,连续7年提案建言地下文物保护的政协委员宋大川解释说,考古前置的意思是,对于法规中规定应当进行考古调查勘探的建设工程,工程单位必须按规定报告文物部门进行前期考古勘探,由考古部门提出可否进行建设的意见。建设单位在向规划和建设部门申请相关手续时,要提交文物部门的意见,作为决定是否核发规划意见书和施工许可证的依据。

针对资金落实,调研组则建议在政府经费项目中增加地下文物保护专项经费。同时筹建北京地下文物保护基金,接受社会捐款。

有关人员透露,目前该建议案已经得到市政府相关领导批示,前期立法调研工作由市文物局承担。这意味着,本市地下文保正式进入立法轨道。

文保人物

今年的北京市两会,政协委员宋大川没有提案。空手而来,让许多人感到意外。

此前的7年,每逢两会,他都做一件相同的事情:提案地下文物保护。此间滋味,个人自知。文物损坏的痛心、每有所得的欣慰与立法出台的期待贯穿了他为地下文物保护奔走的7年。

“不再提了。”他平静地解释:“目前的建言力度已经空前。”

宋大川的“空前”指向两会召开前不久,市政协转交市委市政府的一份常委会建议案。内容正是地下文物保护。

宋大川提案7年的3种表情

欣慰

奥运文保提案被政府采纳

“对我个人来说,当政协委员是光荣。对更多的人来说,它是责任。”宋大川依然记得,7年前当选政协委员曾让他感到何等的荣耀。这意味着作为多年进行文物研究的专业人士,可以代表更多的人发出声音。

当选第一年,时值奥运筹备。宋大川提案《奥运场馆的建设应该注意地下文物的保护》。市政府采纳了他的建议并出台了相关文件,要求奥运场馆的建设必须注意地上、地下文物保护。在此后场馆的建设中,23个场馆进行了考古发掘,17个场馆下埋藏有各个不同时期的古遗址和古墓葬。

随着城市发展,大量基础性工程上马,高速公路、高速铁路等基础建设纷纷进行。宋大川提案《交通建设应注意保护地下文物》,得到了重视和落实,地铁4号线、6号线、大兴线、房山线、亦庄线等开工前都进行了考古勘探和发掘……

能够为地下文物保护出一份力,宋大川颇为欣慰。

痛心

奔走伴随机器轰鸣

在他看来,相对于国内其他省市,北京的地下文保其实已经算不错了。

“可北京应该是最好的。”宋大川不甘心这样一个已经向世界城市迈进的大都市在地下文保方面落后于洛阳或者成都。

洛阳从上世纪60年代以来已形成了“要动土,先考古”的共识;从四川成都金沙遗址出土的太阳神鸟金饰图案成为中国文化遗产标志,宋大川觉得地方性法规功不可没。

北京的历史文化延续未曾间断,这在世界上所有国家的首都中仅此一例。历史变迁中,曾经盛极一时的文化湮没于地下,成为地下遗存。同已获保护共识的地上文物相比,尽管其年代、价值往往超出百倍,但因看不见、摸不着,惨遭破坏时有发生。

宋大川的奔走伴随着城市高速发展中机器的轰鸣。

北京南站,亚洲最大的火车站。建国以后,在它的周围,文物部门发现过大量从汉代到明清的古墓葬。专家认为,这意味着该地肯定有丰富的地下文化遗存。“如果在建设之前进行考古勘探和发掘这些遗存就会得到保护,遗憾的是没有做。”

机场三号航站楼,世界上最大的单体航站楼。加上空港物流园区,以及辐射的道路,占地面积巨大。

“巨大!”宋大川强调。这些区域,建国以来考古调查表明有从汉代到明清各个时期的文化遗存。“考古勘察必有所获。遗憾的是,也没有做。”

2000年,金中都皇宫中最大的宫殿大安殿遗址处,地上施工正在进行。由于建设前期未进行地下文物勘探和发掘,轰鸣中机械碾过,相当于故宫太和殿的大安殿永远定格于古书中的描述……

“这简直令人扼腕。”宋大川两手紧紧攥在一起,垂下头。这个温文尔雅的知识分子用了漫长的三分钟控制情绪。

期待

建言成为法律条文

“一个普通的政协委员7年的坚持让人感动。”市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主任王芸说。

7次提案之后,市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出面,牵头组织地下文保调研。宋大川也亲身参与其中。

“板子不能打在任何一个单位身上。”宋大川对于地方立法充满期待。

正在举行的市两会上,他破天荒空手而来,没有就地下文物保护再行提案。

小组讨论会上,宋大川将右手举过头顶,要求发言:我希望,《建议案》建议能够被政府采纳,对北京的地下文物遗存进行更好的保护。

墙头灯

恒压供水变频器图片

酱腌菜机械图片

钻井机价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