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灯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海都清明睹物思人策划一个木工箱漂洋过海55年[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20 15:21:13 阅读: 来源:灯箱厂家

闽南网3月31日讯 每一份遗物,都有一段独特的故事,它不仅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回忆,更是一段家族记忆,历史也就是由这些无数小故事组成的。

一个木工箱 漂洋过海55年

一箱木工工具,不止寄托了梁福森对父辈的思念,更是华人海外奋斗史的见证;一张1957年的结婚照,不只是黄土法父母之爱的见证,更是那个年代婚姻家庭观念的最好证明;一对金耳钉,不只代表黄肥肥奶奶对她无声的爱,更是那一代人表达爱的深沉和内敛。我们呈现遗物,更呈现那个年代的柔软,值得我们细细打量和摩挲。

我家有一个木工箱,至今,已有上百年了。祖父和父亲都是木工,他们带着这套工具,从广东去印尼。后来,父亲又带着它们回国。它们陪伴了父亲60多年,一直到1991年,他过世前,都未离开过。如今父亲走了24年,这些工具我一直藏着。

13岁起,父亲跟着祖父学做木工。那年,他们带了一大箱工具出国,在印尼的马都拉岛、泗水和玛琅3个地方奔波,给人们做家具、音箱等。

小时候,跟着父亲出去,看到他干活时,屋子扬起满满的木屑,连呼吸都难受,父亲却能埋头做事。闷热的夏天,汗流浃背的他,满头满脸沾满木屑。他用手背把汗抹掉,继续干活。

他做的家具,至今,很多人还在用。我家中的缝纫机、衣柜、床等,都是父亲留下来的,每件都是原木做的,又重又沉,60多年了,依旧牢固。1996年,我陪母亲去印尼探亲才知道,舅舅、姨妈等亲戚的家具,都是父亲做的。

父亲慈善,做事总为家庭、子女着想。1960年,父亲为了让我们能继续上学,带着一家人回国,住在泉州。他把木工工具也带上船,一并捎回国内。以前,我在泉州华侨职业学校念书,学校离家里远,当时没有车,走路到学校要2个小时,只有周末才回家一趟。遇到期中期末考试,我连周末都没回家,父亲就带着米、炒咸菜,送到学校给我,同学们都很羡慕。

1969年,我去德化上山下乡前,父亲坚持要做个行李箱给我,我珍藏它多年。

1979年,我30多岁时,在福州看到一套中山装20多元,感觉很适合父亲。当时,我一个月的工资40多元,我花了半个月工资买下中山装。春节时,我带回家送给父亲,他立马就穿在身上,开心地照着镜子。别人夸他衣服好看,他笑着说,“儿子给我买的,挺合身的。”我心里听了美滋滋的。那天,他还穿着中山装,跑到浮桥的照相馆去拍了张照。父亲78岁过世时,这张照片成了他的遗像。

父亲已经走了24年,每年清明,我都会想起他,想起他的慈爱和勤劳。他一直影响着我们一家人。(讲述人:梁福森 鲤城区华塑社区 65岁 退休工人)

1957年的结婚照

我们很小的时候,父亲就离开了我们。有一天,我趁母亲不在家,翻她房间的抽屉,在最底层发现了一张她与父亲的结婚照,照片背面写着“1957年拍”。由于没找到父亲的单人照,我便把父母的合照对半剪开,拿父亲的那一半到影楼里,放大作为遗像,并按照闽南人的习俗,将遗像挂在客厅,以此了却思念。

父亲离开后,生活的重担全压在母亲一个人身上,母亲含辛茹苦,我们兄弟姐妹才得以在那个艰苦的年代里,健康、平安长大。如今我已年过半百,深知为人父母不易。

我因为把父母唯一的一张结婚照剪开而深深自责着,不过幸好现在技术先进,这张被我剪半的相片,在大儿子的帮助下也终于“圆满”了。

摘下我的老花镜,跳望远处,往事历历在目,我会继续保存好这张相片,就像父母还在的时候。有父母在的孩子总是幸福的。我还要跟我的子孙们讲述关于那个年代的故事,告诉他们要懂得感恩,懂得回报爱你的人。(讲述人:黄土法 54岁 惠安黄塘人)

奶奶的金耳钉

奶奶的金耳钉

母亲和奶奶的关系一直很紧张,母亲觉得奶奶更偏爱她的大儿子——我的大伯,也更偏爱大伯的女儿——我的堂姐,而对我这个小孙女却视而不见。我十来岁时,父母离异,我随母亲回娘家,跟奶奶更加疏远了。

我很久才看望父亲一次,但每次冰箱里都放有我爱吃的东西,我回来因此变得勤快。每次我都会陪奶奶坐坐,给她削个苹果,看着她用假牙费劲地咀嚼,耳垂上那对花形金耳钉,随着微微颤动。我与奶奶越发“熟络”起来,我会趁母亲不在家时给她打电话。电话里,她只会说给我买什么了,我就说,好啊,什么时候去看看。她默默地“嗯”一声。2006年,奶奶走得很突然,我连她最后一面都没见上。

2013年,我出嫁前,父亲拿出一对金耳钉,我一眼就认出是奶奶的。二姑姑说:“奶奶去世时交代,唯一的金耳钉要留给你,这是新加坡亲戚当年送给奶奶的礼物……”出嫁那天,我戴的第一件首饰就是这对过时的花形耳钉,我用力地咀嚼,让耳钉在耳垂上颤动,仿佛奶奶正在抚摸我的耳垂一样。(厦门读者黄肥肥 投稿)

征集令

告诉我们关于你与故人遗物的故事,你可以拨打95060,也可以关注微信“海峡都市报大泉州”(微信号:big-qz)告诉Big哥,你也可以投稿“天堂信箱”,缅怀追忆逝去的亲友,发邮件至邮箱:hdttxx@126.com。(海都记者 林继学 张帆 黄谨 文/图)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吸脂价格是多少

激光飞秒后遗症有哪些

北京吸脂瘦腰腹多少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