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灯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严防伪城市化侵犯农民利益

发布时间:2020-07-13 19:24:40 阅读: 来源:灯箱厂家

12月15日中国社科院公布的《2011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蓝皮书,警示伪城市化牺牲农民利益。城市化的标准应该是缩小城乡剪刀差、提高全体国民尤其是低收入阶层的生活质量,而不是以拥有农村或者城市户籍为标志,不是以是否住上楼房为标志。

新一轮城市化中,农民上楼运动方兴未艾,土地作为目前中国增值最快的资产品,地方政府有足够的动力将农民土地转为国有,在商品化开发过程中极易产生腐败现象。据中共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先生的估算,改革开放以来,通过低价征用制度,从农民手中转移的利益大约有15万亿人民币,而卖地补偿给农民的不到其中的5%。

财经评论人叶檀认为,保障农民利益主要体现在让农民拥有农业公司股权、获得城市最低保障等。但所有这些保障背后的实质是,农民肯定无法享受到土地作为资产品溢价的权利,转而拥有从土地转换来的公司股权、分红权。

据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的估计,2006年以来,中国新增的数千万城镇人口中,真正转为城市居民的农民工可谓凤毛麟角。一些地方政府以统筹城乡发展或新农村建设的名义,在农民的承包地和宅基地上打主意,意图通过村庄撤并、擅自扩大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的范围等,侵害农民的土地权利。

无论用何种方式,剥夺土地制造贫困阶层的办法都无助于中国的经济,无助于中国中产收入社会的壮大。无论怎么样的土地改革,必须有利于农民的利益,有利于工业化与城市化的进程,有利于财富为民所用。

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党国英认为,激进的城市化不利于保护农民的利益,我们现在讲城乡一体化要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城乡的收入差距要缩小,甚至让农民收入略高于城市。一个是在公共服务方面,农民享受到的公共服务要和城市差不多。

城市化不是打开城市大门,然后强拉农民来落户这么简单。理想的城市化应该让农民分享城市化的成果,用土地升值的红利来换取在城市的生存空间,而不是让农民为城市化作牺牲,城市化不能让农民有被剥夺感。

专家呼吁尽快出台失地农民的土地增值收益分享机制,这是中国城市化进程中一个绕不过的坎。

注册即时通,参与“2010新闻幽默奖候选榜”投票,评年度最热新闻,惊喜等你拿!

立刻注册成为即时通会员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记得几年前,我们那里为了推动城市化,定了一个什么目标,就是在三年内城市人口增加几十万,结果就出现了四块钱一个城市户口的事情。我现在还没想通,单纯的增加城市人口有意义吗?配套设施不达标,机械的增加城市人口,“被城市化”的人们会幸福么?如果我们还是一如既往的行政命令式的发展,好日子恐怕真的要到头了。——李特

所有人都去住楼房了,谁来种地,供应粮食?城市化,虽然代表着以工业革命为标志的现代化,但不是人类社会的全部。真正能让农村人和城市人平等分享进步成果的,不是城市化,而是给农村人以公平的利益分享机制和应有的尊重。没有农村,如果养得起13亿人口?没有农村,城市怎样运转?不能因为土地值钱了,就把农村人轰到城里去做清洁工、建筑工,或者到山西去做矿工,继续过着没有尊严,不受尊重的生活。不能再牺牲农村人了,农村人为了社会主义的建设已经牺牲的够多了。——陈晓龙

这样的“城市化”,最后造成的四不像,谁来负责。反反复复的拆建房屋,这样的房子谁又敢住?——杨文

我一直都有一个疑问,在一个人多地少,人地矛盾如此突出的国家,城市化的比例到底多少才算合适?在已经城市化工业化的国家,最后形成的是农民迁入城市,发展机械化产业化规模化农业,而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一个最基本的经济学原理“规模效应”的基础上,因为大规模生产可以降低成本。可是在中国,农民被迫离开生存的土地,或者因为城市的诱惑而自愿放弃土地,然而许多城市在硬件和软件方面都没有准备好接纳他们,最后他们该怎么办?机械大农场的方式并不适合我们的国情,为什么不能冲破这样的惯性思维,一味追求工业化与城市化的齐头并进?否则最后换来的只能是低端工业化与伪城市化,以及众多的城市盲流。——杨菁

如何安抚民心?如何说服那些老农民离开那片祖祖辈辈耕作的土地?他们离开了土地该向何处去?种种问题摆在面前,现在还出现了利用城市化的“伪城市化”投机分子,真是雪上加霜。——张欢

“伪城市化”总是在想方设法地变形式,“干货”太少,真正给农民的却不多。农民们需要的不是城市的高楼大厦,也不是城市的水泥马路,他们需要的是一个能让他们安居乐业的“家”,一块也许很小但却谁也拿不走的田。——贝拉

城市辽宁哪里治疗牛皮癣化是为了让农民提高生活质量,缩小城乡差距,让农村慢慢向城市靠拢,而不是牺牲农民利益,实现伪城市化。农民是中国人民的一个重要群体,也是中国社会主义的主力军,农民生活质量的好坏,享受公共服务的高低恰恰能够代表整个中国。中国并不由少数人来代表,最庞大的群体才能反映中国人民生活现状。城市化是个提高中国人民生活质量水平的进程,也是实现共同富裕的重要过程。——胡倩

城市化也有的学者称之为城镇化、都市化,是由农业为主的传统乡村社会向以工业和服务业为主的现代城市社会逐渐转变的历史过程,具体包括人口职业的转变、产业结构的转变、土地及地域空间的变化。中国的工业化进程,进行得很仓促,我并不认为我们的工业化已经很成熟了,所以,也不希望太快地去追求一个个数字。我们应该把握自己的发展节奏,把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的感受作为执政成果的衡量标准,而不是冷冰冰的数字,这才是人性化,才是进步。如果不顾自己的发展节奏,盲目发展,自然要牺牲掉很多人的利益,也给以后的发展带来很多阻碍。——龙在天

首先,必须明确的是,城市化不是目的,公众福祉才是目的!其次,城市化是与三大产业比例变化直接相关的,如果我们的官员认为让从事农业劳动的农民住上了楼房就算是“城市化”,只能说他们太无知了。当然,也可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其三,农业是我国的根基,农民仍占我国人口的大多数,激进的城市化可以迅速使农民和土地分离,可城市容纳的程度却是有限的,这是不稳定的祸根,甚至可以直接威胁到国祚,异常凶险啊。——西铭

农民又一次成了经济发展的牺牲品。有牺牲品,就自然有得利者是谁大家自然清楚。之所以出现这种局面,其原因就是农民没有维护自身权利的能力。他们人数众多,却是最为弱势的群体。这是个很危险的情况。数量众多的弱势群体一旦群情激奋,导致的将是混乱而不是进步。因此,当务之急是给农民应有的渠道,让他们有能力维权。一个可行的办法是把土地的所有权交给农民,让他们有自主议价的权利。当然这会让特殊利益集团更难敛财。但是须知,人的贪婪是没有止境的,长此以往,难免引火烧身啊。——王俊岭

我想对于农民来讲城不城市化对他们来讲不是重要的,对他们来讲重要的是他们是否可以获得和城市人同样的生活质量,是否可以享受到和城市人一样全面的福利保障,他们并不关心城市化的标准,也不需要去知道,高楼大厦不一定就是农民未来发展的居住方向,一些地方政府打着城市化的旗帜夺走农民的土地,农民被上楼,这对农民来讲不是政府帮助他们城市化,而是赤裸裸地侵犯他们自身利益,政府不要为了自己政绩去牺牲农民利益,不要让城市化成为侵犯农民的一个代名词。——高欣婷

城市化过程中,最弱势的群体莫过于农民一族。在轰轰烈烈的“伪城市化”浪潮里,他们被合谋和算计,被自己赖以生存的土地驱赶。面对一块年产值不过千元的靠银川治疗牛皮癣医院天收的土地,有几个人能无视眼前的利益,淡定地守着那一亩三分地。至于明天自己的双脚是否踩在浮木上,又将漂向哪里,至于这是否是一场名副其实、造福社会的城市化运动,谁又会去关注。——李展蓝

这个话题太大了,貌似说的是最近在全国范围内蓬勃兴起的拆迁运动。我的亲身体会是,农民脱离土地,首先脱离了繁重的体力劳动,其次带着拆迁后的房子加入了城市的竞争队伍,没啥不好,比很多城市人的起点都要高。农民拆迁基本能拿到2套房子,城里人能有吗?农民的下一代貌似很悲惨,没有了土地可以“继承”,又没有太多的城市生活的基础和能力。但是,城市人就不悲惨吗?所以,这个话题我觉得有点无病呻吟。也可能是我见识不多吧。——马超

东兴工作服订制

焦作订制职业装

嘉峪关工作服设计

相关阅读